Alphabet背后浮现的七朵疑云

2019年03月09日 来源:

Alphabet 背后浮现的七朵疑云 Google 这个巨头今天早上给我们扔来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它给我们大家隆重推荐了一个叫做 Alphabet 的全新公司。然而,这个全新公司却浮现出来 7 朵疑云

本文来源:Forbes 译文创见首发 由 TECH2IPO/创见 花满楼 编译 转载请注明出处

创见干货:

Google 这个巨头今天早上给我们扔来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它给我们大家隆重推荐了一个叫做 Alphabet 的全新公司。这个全新公司的推出,确实正在印证 Google 某些「登月计划」的存在,但是也同时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问题,关于它的未来究竟是什么样子。

Alphabet 这个全新公司的控股结构,将 Google 的意图公开抖落在世人的面前,之前那些暗流涌动的传闻和谣言被一一澄清:Google 确实正在做一些看似与它核心业务不太相干的事情。在前任产品负责人 Sudar Pichai 强有力的领导下,如今的 Google 已巩固了居于核心地位,能带来营收利润的业务板块:比如广告、搜索、Android、YouTube 等领域。在这个新公司推出之后,Sudar Pichai 将继续作为 Google 的 CEO 来跟踪管理这些核心产品。但与此同时,Alphabet 公司还揭掉了另一块半遮半掩的面纱,这更能彰显出 Google 这个公司的宏图伟志,比如 Calico(生物医疗领域的科研项目)这种跟 Google 传统业务完全不沾任何关系的项目,再比如 Google 收购了 Nest,为了将 Nest 的 CEO Tony Fabell 吸收进来,Google 向他保证,Nest 在收购结束后将完全由他来按照自己的想法独立运营!

但是,尽管我们清楚了 Google「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方针,我们还是产生更多的好奇与疑问。比如 Alphabet 的使命愿景是否和 Google 当初完全保持一致?在新公司组建成立之后,整个集团的管理层该如何适应这个全新的集团结构?各板块负责人之间该如何相互协调?为了获取到答案,我们能够凭借的信息渠道真的不多,唯有 Google 向美国证券委员会所提交的这份报告,以及 Google 在博客上宣布这次变动的文章,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Google 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做一次媒体见面采访会。

但是真相总是水落石出,但是这需要时间。Google 在今年下半年的时候才会在全新的管理层结构下,公布自己的营收情况。

朵疑云:Google 的管理层结构发生了什么变化?

新创办的这家 Alphabet 公司是需要管理者的,这些管理者全部都来自于 Google。Larry Page 将是这家新公司的 CEO,Sergey Brinn 将成为总裁,Eric Schmidt 将成为执行总裁。Google 的首席法务负责人 David Drummond 也将离开 Google,在 Alphabet 新公司中担任相同的角色。Google 商业负责人 Omid Kordestani 将离开 Google,成为 Alphabet 的顾问。还有一些人,比如新财务总监 Ruth Porat 将同时在两个公司担任同样的角色。

继任者的人选也敲定下来。大家曾经默认的执掌 Google CEO 位置的人选 Sundar Pichai 将不出意外地接任 Larry Page。同时,根据 Re/code 的报道,Google 还宣布了 Kordestani 的三个后备人选,Google 强调它还没有计划为 Drummond 或者 Schmidt 安排继任者。

新管理层的安排肯定会让一些人不是很适应,比如 Susan Wojcicki,他是 YouTube 的 CEO,之前都一直向 Larry Page 汇报工作的,但如今 Pichai 挡在了她和她前任上司之间。 的首席 Danny Sullivan 表示:「现在已经有 Susan 了,她本来就是 CEO,这个 CEO 还向另外一个 CEO 汇报工作,这之前都是向 Page 直接汇报的,现在这一切看上去感觉有点儿奇怪。既然你在公司中准备再来一个 CEO,为什么不干脆现在就将一部分业务剥离出去独立运作呢?」

这个问题直接就指向了第二疑问:

第二朵疑云:这一次 Google 公司结构的重构是否意味着在未来会有业务剥离出来?Google 并购公司又会以什么方式进行呢?

现在,Google 那些相对来说次要的公司和核心业务板块并不是待在一个「屋檐」下面了,那么它就将 Google 的产品都带向了一个更加开放的问题:就拿 Youtube 来说,它真的是一直归 Google 所有?又或者它应该彻底独立出来?现在,诸如 Nest 还有 Calico 这些独立运作的项目的存在,还不能让我们很确信未来会有更多这样子「独自成家」的项目出现。

新的公司管理结构也会改变 Alphabet 并购公司的方式。当一个公司被并购了,它到底是置于 Google 之下,又或者是 Alphabet 之下,就很能说明这次并购的意义落在何处:这个新公司到底是对 Google 的传统业务有帮助,又或者是新兴项目有帮助,一目了然。同样,对于那些犹豫不定,不知道是否该被 Google 吞并的初创公司创始人来说,Google 有了更好的说辞:「放心吧,并购后你永远不会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你的公司还是你自己的,只不过是 Alphabet 大家庭中的一员而已。」

第三朵疑云:那么盈利结构呢?

在新的公司管理结构下,Google 汇报营收的话会分两个板块:其一是 Google,其二是 Alphabet 之下的其他公司的营收总和。这打眼看上去似乎结构上划分清楚了许多,其实你完全无法再进一步的将这些数字敲碎细化。到底 Google 产品中的哪一部分在赚钱?哪部分在赔钱?我们不得而知。哈佛商学院的教授 David Yoffie 表示:「仍然还是信息透明度不足,你能看到的只是 Google 公司以及其他公司而已。」

第四朵疑云:到底 Google 的项目分别都装在哪个袋子里?

其实,我们目前所知道的信息不过如此:Google 核心业务,比如搜索、广告、地图、App、YouTube 以及 Android 以及其他相关的技术底层搭建项目,统称为「Google 业务」(Google business)。而其他业务,诸如 Calico,Nest 以及 Fiber,还有 Google 的投资子公司 Google Ventures 以及 Google Capital,还有孵化器项目 Google X,都是从「Google 业务」中独立出来的。这固然都好理解,但是 Google 的口袋里面还装着数不清的项目,并没有包含在上面的列表。Google 的人工智能项目 DeepMind 到底是归谁管?又或者 Google 染指无线服务的 Fi 项目 到底分在哪个版块?

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

第五朵疑云:这些变化是否有助于 Google 从欧盟的诉讼僵局中解脱出来?

Google 在欧盟已经面临非常严峻的反垄断指控,它被指控出于谋取一定的商业利益,非法地操控修改搜索结果。Google 这次结构上的改变,在欧盟政府眼里到底是一次信息领域的退让,又或者是「换汤不换药」的招数,这些都有待实践检验。

第六朵疑云:「不作恶」的信条会发生什么变化吗?

Google 这条人人皆知的信条是否能适用在 Alphabet 公司身上?又或者在被 Alphabet 公司悄悄的搁置在一旁? 的首席 Danny Sullivan 很担心 Google 在不断重新组织世界信息的过程中,逐渐丢掉了初心。「这些东西听上去似乎挺傻的,但是它确实一直在塑造 Google 为什么是 Google。」Sullivan 这么说道。

第七朵疑云:还有什么即将发生变化的吗?

这需要时间。在 Alphabet 中的一些项目其实已经私底下运作研发了很长时间,只是没有一个名字统领它们而已。大部分的领导人都是在原职上待着,只有一小部分高级副总现在成为了 C 级别的管理者。我们可以确信的是搜索还有广告业务仍然源源不断的提供着现金流,而公司的其他版块都在以不同的速度烧着钱。

哈佛商学院的教授 David Yoffie 表示:「所有独立出来的项目,无论是 Google X,又或者是 Calico,还是 Google Fiber,这些项目都是需要大笔投资才能继续研发下去的。

Alphabet背后浮现的七朵疑云

而传统业务源源不断供给着『子弹』。如果我们从这个角度上看,你还觉得未来的 Google 跟 过去十年里的 Google 有什么不同吗?」

相关文章
  • 原油库存急剧下跌2018年油价或持续上涨
    原油库存急剧下跌2018年油价或持续上涨

    原油库存急剧下跌,201二次构造泵价格8年油价或持续上涨 自2016年年中以来,原油库存一直在下跌,并于2017年跌入谷底,这对原油市场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油价金马国际开始稳步上升。能源股表现不及原油据《华尔街日报》,截至2017年底,以能源为重点的股票基...

  • 柏祥镇组合拳助力阳光计生
    柏祥镇组合拳助力阳光计生

    实行阳光管理。公开监督举报、阳光计生服务,广泛接受社会监督。严格落实政务公开、党务公开和村务公开制度,计生各类证件的申请、发放以及服务承诺等相关内容一律的公开栏公示。加强队伍建设。严格执行考核制度,逐步健全绩效考核体系,按制度做事”。...

  • 潘晓婷发新歌却遇尴尬偷拍绯闻被小球中心过问
    潘晓婷发新歌却遇尴尬偷拍绯闻被小球中心过问

    本报讯 张楠公益歌曲《看见》获得好评,励志歌曲《中华豪情》也将推出,进入台球冬歇期的潘晓婷,亮出了她清新的好声音。昨天,当本报问她这是不是你进军娱乐圈的前奏,30岁的潘晓婷坦陈:如果连续两年没有拿到,我才会考虑退役。我也没想过要进娱乐...

  • 通州公租自行车一卡难求居民凌晨排队办卡
    通州公租自行车一卡难求居民凌晨排队办卡

    原标题:居民凌晨排队办自行车租赁卡11月10日早晨,通州北苑办卡点外排起了长队,民警到现场拉起警戒线维护秩序摄影/友“梦想”凌晨3点便有人排队,黄牛倒号100元一个,民警到场维持秩序。11月10日,停办两个多月的通州公租自行车租赁卡开始恢复办理,由于梨...

  • 湖南郴州汝城煤矿发生爆炸事故17人遇难1人获救
    湖南郴州汝城煤矿发生爆炸事故17人遇难1人获救

    事故发生后,省市县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省委书记、省长周强作出重要批示,副省长刘力伟率领安监、煤监等部门负责人连夜赶赴现场指挥救援。郴州市委书记戴道晋,市长向力力等现场组织救援处置,同时调度资兴、宜章、嘉禾矿山救护队前往开展救援工作。...

  • 武汉成功申办2019军运会中国军队从神秘之师走向大国名片
    武汉成功申办2019军运会中国军队从神秘之师走向大国名片

    中国第九批赴黎维和工兵营官兵在黎巴嫩维和工兵营进行升旗仪式 东方IC供图蒋哲如今,随着中国军队不断“走出去”和“请进来”,中国军队与外军的交往日益频繁,中国军队越来越融入国际军事的大舞台,中国军队也越来越被外界关注。在可以预期的未来,中国...